2020-11-21  24 次浏览 评论

老丈人常年住在女婿家不走合适吗?

内容预览

老丈人住的很虞作,女婿住的很不虞作。我老丈人老伴一走,把铺盖一卷一夹,一脑袋扎进我家。扎进来那天,给人感觉像走出去半辈子终于“荣归故里”,回来帅领我们家三口搞“革命”来了。从此,一切吃喝拉撒睡大权一揽无余。而且,还时不时把他儿子孙子和藏獒似地儿媳妇招来。他们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其乐融

老丈人住的很虞作,女婿住的很不虞作。

我老丈人老伴一走,把铺盖一卷一夹,一脑袋扎进我家。扎进来那天,给人感觉像走出去半辈子终于“荣归故里”,回来帅领我们家三口搞“革命”来了。

从此,一切吃喝拉撒睡大权一揽无余。而且,还时不时把他儿子孙子和藏獒似地儿媳妇招来。他们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其乐融融,我倒是显得像客人坐立不安。终于,在一个“月黑杀人夜”的晚上,我下了个决定:“惹不起总能躲得起吧?”

从此,总是跑图书馆里“加班”,忙的我比总统还总统,连打更老头、扫楼梯老太太、看门大妈都认识我了。图书馆里各种书让我看个遍,一激眼把我看成“作家”了。又是小说又是散文又是诗歌,凡是叫文学的东西,我都敢“下灶篱”。

后来,老丈人不幸不在了,我才回归“正常”。等把这几年写的东西铺开一瞅:“什么玩意,比村头厕所里的纸还不如。揉搓揉搓,全铺鸽子窝了。”

总之,老丈人长期住女婿家,能把女婿整傻整疯整魔症了。

给我留言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