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11-21  25 次浏览 评论

最令你感到发指的犯罪案件究竟有多变态?

内容预览

日本食人狂魔,吃掉白人美女,逃脱法律制裁,成为美食家,出书披露吃人细节。1981年6月的一天,在法国巴黎郊区的森林里,有一个身材矮小的亚裔男人连续两天都带着一个大箱子来到树林,从树林离开时却两手空空。这一奇怪的举动迅速引起了常常在此散步的一对老夫妇的注意,他们给法国警方打电话报了

日本食人狂魔,吃掉白人美女,逃脱法律制裁,成为美食家,出书披露吃人细节。

1981年6月的一天,在法国巴黎郊区的森林里,有一个身材矮小的亚裔男人连续两天都带着一个大箱子来到树林,从树林离开时却两手空空。

这一奇怪的举动迅速引起了常常在此散步的一对老夫妇的注意,他们给法国警方打电话报了警。

在这片森林管理员的帮助下,警方在一个池塘发现了一个漂浮的行李箱,打开一看,顿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箱子里面是已经腐烂掉的碎尸块。已经被毁的面目全非,随后警察又一个草丛中找到另一个箱子,果不其然,里面也是碎尸块。

经过拼接,这是一个白人女性的部分躯体,有一些器官比如臀部、大腿、乳部、嘴唇等都已经消失不见。

凶手是谁,会这么残忍,这些让法国警察感到案子有些棘手,抛尸的矮小男人成为了破案的关键。

万幸的是,有几个人看到这个矮小的面目,一张拼图出来后立马就有人前来提供线索,这个身高1.5米的亚裔男人被找到了。

他就是日本来法国索邦大学留学的佐川一政。警察立即对这个日本人的住所进行了搜查,令人震惊发现在佐川一政的冰箱里发现了冷藏的人肉,而且从房间里搜出了猎枪和子弹。

佐川一政没有做任何挣扎就束手就擒,从楼下押下来时他还面带笑容和周围围观的邻居打招呼。

更让人奇怪的是,法医将得到的尸块拼接起来,发现竟然仍然有一部分缺失。警察询问佐川一政哪些丢失的部分在哪?

佐川一政很平静的告诉警察,那些部分被他给吃掉了。那种语气仿佛和朋友家人说今天早上吃了面包一样随意。

这个回答让警察不敢相信,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瘦小个,竟然如此变态恶心。

被害人确认了,是一个从法国来巴黎留学的荷兰姑娘蕾尼,25岁,和佐川政一是同学。因为精通三国语言,所以佐川政一请她做自己的德语老师,因为求爱不成,所以枪杀了她,并且将其部分身体吃掉,留了一部分在冰箱里,其他的都丢了。

当警察询问为何吃人时,佐川政一永很平静的语气回答道:“因为我是个变态呀,我本来就是打算吃了她的肉,从一开始接触时就是这么打算的,不是因为她拒绝我才这样。”

警察们彻底凌乱了,佐川政一接着侃侃而谈:“我和我弟弟从小都是疯子,我怀疑我父亲佐川明也是个变态,只是他自制力强。我弟弟是个自虐狂,被送进医院治疗。而我,从初中开始,看见小姑娘光洁的小腿就想咬一口。”

佐川一政继续说道:“我父亲也知道我是个精神病,为了名誉 没有将我送到精神病院,我对矮小的日本女人不感兴趣,只喜欢高大的外国女人,在日本读研究生期间,本来差点吃掉一个德国留学生,因为被她发现报警,所以未成功,父亲为了让我不在国内惹事,说服家人把我送出国留学。”

听完匪夷所思的言论,巴黎警察觉得自己可能碰上历史上最变态的男人了。即使佐川一政杀了人,可是他被法国精神病院诊断为精神病患者,因此被判在精神病院隔离治疗。

这个时候,佐川一政的父亲佐川明出现了,他可不是普通人,他是日本一个地位很高的大富豪,担任粟田工业株式会社社长,整个东京的污水处理都由这个公司负责。

佐川一政在法国杀死并且吃了一位荷兰姑娘,在国际上引起了轩然大波,佐川明的名声地位也受到很大的影响和威胁,于是,他想方设法想将儿子给弄回国内来。

通过聘用知名国际律师和动用一切关系,佐川一政终于被转回日本国内的的精神病医院继续治疗。

神奇的是,两年后,佐川一政竟然从精神病院治愈出院了,虽然不知道如何判定他已经痊愈的,但是接下来面临一个问题,佐川一政是否应该为杀人负法律责任。

法国方面认为:当时佐川一政只是以病人身份回去日本,既然治好了要遣返回来接受法律制裁。日本方面却认为从来没有此先例,虽然很多日本法律专家都强烈要求惩治佐川一政,但是日本政府依然没有将其遣返法国。

就是这么神奇,杀人后经过四年精神病治疗后的佐川一政被释放了,成为一个彻底的自由人。

一个食人魔的社会影响力可不小,虽然是硕士学位还留过学,可是在投出500份简历后无一个单位录用,刚有一家公司老板不怕死想要录用他,却被全公司其他员工集体抗议。

最惨的还要属佐川一政的父亲佐川明,因为为其儿子躲避法律制裁而被社会所唾弃,自己的公司声誉一落千丈,更是任何业务都接不到,最终从一个地位崇高企业家到了人人喊打的“过街老鼠”,没过多久,公司倒闭,转盈为亏,负债累累。

失去了家族的庇护,佐川一政开始想方设法挣钱谋生,他出过十几本书,更是将他曾经真实经历写在《弥雾》这本书中:"它无色无味,进入我的嘴里像化掉的河豚肉一般。”“我终于吃到了美丽的白种女人的肉,没有比它更好吃的东西了。”

更令人无语的是,他转身变成了一个美食家,一家电视台为赚取噱头,让他在电视台做起了美食节目,专门教人美食烹饪。

即便如此,他的名字还是让人不寒而栗,进入老年的佐川一政失去经济来源,只能靠救济机构来维持生活,2013年还中风瘫痪,失去了自理能力。

但是不要去可怜他,因为,这个变态并没有什么悔罪心理。他曾经这么说:我还想在有生之年能再吃一次人肉,这样我死也瞑目了。我猜我可能有点任性了,但如果能让我再尝一次人肉的滋味,你们就是把我送上绞刑架我也毫无怨言。

给我留言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